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校报-Lmabda工作室

<上一版 下一版>
乡,想
文章发表于:2017年03月07日

“有故乡的人回到故乡,没有故乡的人走向远方”。庆幸我有故乡,能回故乡。

乡道

7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回到离校将近70公里的家乡。下车、取行李,拖着笨重的行李箱走到路边,本想等家人来接,但在看到新修好的乡道后,突然一扫疲惫,心血来潮想走一走,因为实在是有点惊讶。半年前离家上学的时候,乡道还只是修了一半,看不出与之前的有什么大的区别,再加上这些年隔三差五的修修整整早已习惯,也并未给予过多关注,不曾想已然变成如此:原先的绿化带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半人高的围栏,从而拓宽了道路;之前只是普通的双向道,现在还增设了专供行人走的一条小道,也是用白色的栏杆隔开,整体看起来非常简洁大方。看到这么有城市味的乡道,不由得感叹故乡的发展之快,心生欢喜,于是行李箱似乎也变得轻快起来。

缓慢行走着,行李箱的轮子碾过路面防滑线发出骨碌碌的声响,在空旷的乡道上空回响着,偶尔从身边经过的摩托车或自行车主人投过来好奇的目光。夕阳的余晖洒在柏油路面上,呈现出暖暖的橘黄色,温暖而温馨。阳光?抬头一看,这才后知后觉以前种在乡道两旁的树全不见了,蓦然有些怔愣。回忆突然像猛摇过的可乐喷涌而出。犹记初中那会儿,每天和好友骑着自行车上学从这里经过,都喜欢骑在树阴底下,尤其是大夏天的时候。第一次看到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洒在地面上形成的光斑,铺了一路,星星点点,闪耀着细碎的光芒,两个小女生兴奋得不得了,好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路叽叽喳喳地向对方表达着自己的喜悦,笑得太大声,还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这条乡道,承载着太多读书时的美好回忆,而现在,却是物非人非了,惆怅的很啊!

乡味

“回家过年”,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蕴含着深厚的情感,仿佛只有回到家过的年才有年味,只有故乡的新年才是自己熟悉的、想念的。我是潮汕人,大多数人都觉得潮汕地区特别封建迷信,习俗规矩特别多。但在我看来,我更喜欢把这些习俗规矩看成一种家乡特有的味道,而我犹爱这种味道。

若把乡味实体化,我想那是“香味”,此香非彼香,是“烧香拜佛”的那个香。因为我的故乡不信佛不信道,而是“信神”,有很多很多的神,每逢初一十五就要四处去上香祭拜,除夕和大年初一要祭拜祖先,初六初八还有很隆重的游神,晚上在乡里的戏台上还唱潮剧,很多大人喜欢顺便去上一炷香,基本上整个新年都能闻到这种“香味”。这香味,便是乡味。

而若是意义上的乡味,我喜欢代入故乡的传统美味。都说潮汕美食出了名的多,大众熟悉的牛肉丸、牛肉粿条(河粉)、潮汕肠粉,比较小众的鲎粿、蚝烙,这些确实美味,可是在我看来却不能代表我的故乡。我认为最能代表乡味的,叫做“红桃粿”,是用面粉和的皮,用糯米饭、香菇、瘦肉、花生和虾米做成的馅,过年时特地做来拜神祭祖用的食物之一。此外还有很多很多好看又美味的“过年专用品”,这才是真正的乡味,一直不变的乡味。

不管乡道如何改变,乡味却是不会变的,想念故乡的心情也从未改变。即使物非人非,对故终归不过一个“想”。

%e6%9e%97%e4%bd%b3%e7%be%8e

潮汕美食“红桃粿”

(图、文 / 16网络工程  林佳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