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校报-Lmabda工作室

<上一版 下一版>
我们俩
文章发表于:2017年03月07日

列车飞速行驶着。手机屏幕又弹出聊天窗口:姐,你到哪儿了?窗外一树树一闪而逝的绿影使我无从辨别自己的位置,反而让归心似箭的我因兴奋而变得更加躁动不安。

我和弟弟,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小时候因我身高力气略大一筹,弟弟便心甘情愿地当起了小跟班。加之小学时期曾一起经历过4级左右的小地震,两人便自认生死患难之交老陈家的姐弟俩顶要好的评价,就这么在亲戚好友间传开来。

后来弟弟在不经意间已经比我高出一大截,开始在嬉戏打闹时轻易凭力量取胜。那时候才忽然发现,原来我们都已经长大了。长大后的他无心向学,就外出闯荡打工,分担父亲肩上的责任。我则离开家到另外一个城市继续我的学业。

最近一次见面,是在去年那个我遭遇车祸的暑假。住院期间一直有他的陪伴。医院设有的供家属过夜休息的睡椅极不舒服,但他仍不肯回家。手术过后麻药效力的减退让我痛得寝食难安,他就靠在我枕头边拿着手机播我爱看的剧以分散我的注意力。恢复期他更常常从护士那里借来轮椅,带我去看院子里的花。两人回病房时均满载一脚蚊虫叮咬的包而归,却仍乐此不疲。

我还没出院,他却被上司催着回去工作了。家人之间,有时表达情感变成一件极其难为情的事情。我们脸上云淡风轻,却又能轻而易举地看穿对方拙劣的戏码。他离开的时候,发现我眼里打圈的泪。我扯了谎,说伤口疼得厉害。他道别的声音,分明有些哽咽。

原来,成长也必须忍受那些聚少离多的无奈。明明是此刻相望不相闻,却只能用千里共婵娟来劝勉自己。相聚的喜悦还没来得及享受,下一秒就开始担忧不久后的离别。

列车即将进入XX站。广播那头的提示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车上的人群应声骚动,全和我一样的迫切。我推着行李箱步履匆匆地走,仿佛已经看到了人头攒动中,家人投来的殷切目光。家中饭桌上一定摆好了我爱吃的丰盛饭菜,此刻正热腾腾地冒着气。

眼前又是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他冲我兴奋地摆摆手:

姐!


%e9%99%88%e6%99%93%e5%a6%8d

(/ 16汉语言文学 陈晓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