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新闻中心主办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缤纷校园 >> 岭南抒怀 >> 正文

春暖花开必有时

  •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3日

19人力资源管理 罗雪盈


我不是医护人员,不是志愿者。我住在广州,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2019年的1231日晚上,我思考着:明年三月份我要考计算机二级,六月份考英语四级,十二月份考英语六级,暑假若是有空可以先报名考驾照,下学期一定要多参加志愿活动,把学分和志愿时数尽快修完……

跟很多人一样,我对2020年充满着期待和希望。跟很多人一样,我以为这场意外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过去,毕竟新年将至,好运也将至,不是么?直到我看到每个药房的口罩都被抢光,直到我看到固执的广州人开始戴上口罩逛花街……

大年初一,我和家里人如期地踏上前往菲律宾的旅途。我们一行人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进地铁站。空荡的站台只剩下那一把清脆的到站提醒音在空气里飘散,稀疏的人流仿佛穿越到了某个工作日的深夜时分,一瞬间我竟觉得拖着行李箱的我们仿佛是异类,我竟不知道该为我即将可以享受美好的旅行时光这件事情感到高兴亦或担忧。

从广州乘坐大巴到香港,从关口前往香港国际机场的路上,我惊呆了——那是一条车流少到极致的高速公路,仿佛世界末日,而我们仿佛是孤独的冒险者,暴露在可怕的空气中。

我震惊了。

归国时已是七天后了。本是立春将至、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陟负冰的时节,本应生机盎然。然而广州却俨然成了一座空城,被按下了暂停键。车子停在天河城百货商城的大门前,那些繁华热闹的光景仿佛就在昨日,可如此冷清寂寥的模样却就在眼前。就连我家附近的商场也空无一人,只有依旧开着门垂死挣扎的店铺面对着空气不知所措。人们唯一的交流可能就是进门前的体温测量。

十九年来,我从来没见过广州是这般状况。这是我心爱的美丽的花城吗?原来变化可以发生在一瞬间。从21日起,我再也没有出过门。我和我的朋友都已经无聊到一种境界了,追剧的追剧、玩游戏的玩游戏,直到如今,我只想学习、上课,我想回学校。朋友们都说,好想喝奶茶、好想吃火锅、好想吃日料……每当看到、想到这些,我都埋怨着:为什么要吃蝙蝠?为什么要吃野味?难道十七年前的“非典”给人类的教训还不够大吗?可是该来的始终会来,该发生的也已经发生,我们无力回天,只能被迫面对。

我痛心了。

每天晚上的新闻都有不同地方的医疗队奔赴武汉一线的报道,每天都播出患者和医护人员互相加油打气的镜头。在吃晚饭时看到这些,我总会忍不住哽咽。

我年纪尚小,阅历尚浅,也许我并不懂大义,但我由衷地敬佩那些自愿奔赴一线,义不容辞、义无反顾的医护人员,冒着随时可能牺牲的危险,顶着思亲思乡之苦,踏上战场,为生命而战。解放军以及基层党员更是身先士卒,夜以继日、不畏艰难地奋战在抗“疫”一线。我无法体验这种勇敢,但我很敬佩这种勇敢,我也很为我的祖国而骄傲。我看到的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无助鸟儿,我看到的是团结奋进、共克时艰的中国人。

我感动了。

我想,这就是团结的魅力,大国的风范。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活着。只要我还活着,就可以有无限的可能。活在当下比什么都重要。珍惜现在的所有,想做什么就快去做吧,不要犹豫。

听说,武汉大学的早樱盛开了,正巧,广州的木棉花也开了。

春天在赶过来了,太阳在准备升起呢。前线的战士们,那些为我们负重前行的人们,快回家了。



(图文来源:校报第49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