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天地
文创天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创天地 > 正文
阅书观影系列——“我与’星辰‘”( 麦文惠 15级汉语言文学(师范)2班)

李商隐 《无题》 诗如此之多,但让我最为动容的莫过于 《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我之所以钟情这首诗,还不仅是因为这首诗的内容触碰了我的心弦,诗歌首句的星辰二字就足以俘获我的心。

我似乎对星辰两个字有着独特的喜欢。每个女孩在心里都藏着一个很美的梦,如星空般灿烂的梦,这或许能成为我喜欢星辰两个字的理由。读到昨夜星辰昨夜风七个字,我便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诗情画意,心中油然生出一种深入骨髓的喜爱,道不明,说不清。

首联写的是诗人宴饮的时间、地点。宴饮的时间是在昨夜,两个昨夜回环往复,回肠荡气,隐约地表现出诗人对时光流逝的无奈之情。诗人没有明确写出宴饮的地点,他仅以画楼西畔、桂堂东边作衬托,烘托出昨夜怡人的环境。诗人会回忆昨夜的事情并记录下来,那这次宴饮在诗人心中的意义不言而喻。我突然想起以前读过的张皓宸的
《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 里面的一句话:夜风徐徐,望着那片星空,心里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或者诗人的心里也住着这么一个人,才让诗人的回忆不会显得那么苍白空洞。

颔联身无心有两相对比,将相爱但不能在一起的复杂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诗人的悲戚之情也袒露无遗,难免让我心生同情。这一句诗能被传诵至今,是有理由的。如果说相见后别离是一种煎熬,那连见都不能见则如同骨肉分离般撕心裂肺的痛。 

颈联写的则是宴会上的热闹。在宴会上,人们玩着隔座送钩、分组射覆的游戏,觥筹交错,灯红酒绿。读完颈联,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诗人没有继续用伤春悲秋的华美辞藻写他的思念之情,而是笔峰一转,将剧情转到宴会上呢?我想,如果诗篇笔墨大多数都在描写思念之情,会显得感情苍白,过犹不及。我一直认为没有回响的孤寂是可怕的,诗人沉浸在昨夜美好的回忆当中,或许还能得到一丝藉慰。因而通过宴会的热闹衬托出诗人的寂寥远比一味地写思念之情好上几倍,甚至几百倍。

尾联不仅表现出身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而且表现出两人不知何时才能重见的悲戚情感。前面主要讲述宴会的热闹,到后面却是悲剧收场,前后鲜明的对比更加突出了诗人的感情,悲伤中掺杂些许绝望。准确来讲,是所有的无可奈何,都掺杂着些许力不从心。

全诗以诗人的心理活动贯穿始终,将两个人的内心起伏刻画得淋漓尽致。这首诗让我最欣赏的也是诗人的情感变化,品其诗歌,读其文字,我们也能对诗人的情感感同身受。如若我是诗人,我很难想到尾联可以这样来写。如果由我来写尾联的话,我会写上昨夜狂欢犹应在,梦里相见心花开,毕竟我个人认为梦里相见也算得上是一种变相的思念。

丁丁张《人生需要揭穿》里有一句话:爱最大的苦恼在于你让我得病,可你又是我的药;琦殿也说过这么一句话:命运就是,无论怎么重来,我们依然会义无反顾地相爱和分开,但我感谢这安排;而我只想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Copyright © 2018 人文与教育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澜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