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天地
文创天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创天地 > 正文
万里路行系列——“蝉想”(李楚琪)

 

       “你过着自己想要的人生,还是别人期望中的。”

                                                                                                                                                     ——《失落的玫瑰》         

结束忙碌的大二生活,机构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本以为自己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谁知道这个假期,许多夜晚,辗转难眠。原来突然停下来,会是那样茫然。趁着八月这正好的阳光,我决定去一次旅行,如《失落的玫瑰》中,狄安娜去找寻心中的玛利亚。所以,苏州,我来了。

【同里·退思园】

旅行第一天,一下飞机,我直奔同里古镇。来苏州,一定要去古镇住上一晚,感受江南水乡独特的魅力。当初选择同里,最主要还是想去退思园“听风,听雨,听斑驳旧墙无奈的叹息,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那一晚月色朦胧,退思园里一片寂静,只有灯笼安静地亮着,蝉孤单地嚷着。能看的地方太少,只能同古人一起感受这园子里几百年不变的静谧。第二天清晨,又去逛了一遍园子,那时我才真正领悟到这座园林的魅力。

园名“退思”取自《左传》的“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园内精巧却让人感到任园主内心的追求。我坐在退思园的门槛上,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闹红一舸”。“闹红一舸”一词总让人想起南宋词人姜夔的《念奴娇·闹红一舸》。如果这闹红一舸的建造想法真的源于姜夔的这首词,那么,闹红的“红”可能指的是荷花。据说,退思园的池塘原植有荷花,而现在池塘也生有睡莲。

“光绪十年(公元1884),内阁学士周德润弹劾任兰生盘踞利津、营私肥己。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正月,解任候处分,旋因查所勋都不实,部议革职位。任兰生落职回乡,花十万两银子建造宅园,取名退思。”

结合退思园中有关于任园主的简介,我猜想任园主是想借此景去警醒自己,盘坐在退思草堂,看着草堂外的“闹红一舸”,荷花与船舫交相辉映,退思补过。

   夏末,听着忽远忽近的蝉声,我闭上眼睛,想着这两年一直努力做长辈要求的我——要认真学习,要进机构锻炼自己,要努力多考证。而当这个假期到来,机构的事忙完,考证的事也告一段落,人竟然茫然不知所措。蝉“只能短暂
所以大嚷”,因自己短暂的生命而认真地活着,而在这些天,我有好多瞬间,竟不知道路该如何走下去。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竟像任园主那般,坐在这退思草堂里反思自己。那个清晨,那内心的迷茫,现在仍历历在目。

【游一座苏州城 做半个苏州人】

游完苏州城,我才对慢生活有了真切的体会。

住在平江古街的民宿,清晨7点,街上还是一片安静,蝉依旧在沉睡。偶尔遇见阿姨在河边听着昆曲洗着衣服。八点半,伴着太阳的升高,这座城市终于热闹起来。马路上,喇叭声此起彼伏,浩浩荡荡一大群电动车从你身边驶过,同马路中间稀疏的小车形成鲜明对比。坐上公交,司机不时会按喇叭催前头的小车,然而小车们总是慢悠悠,依着自己的速度前进着。公交上的喇叭声与苏州话交谈声和播音声交杂着,谱出了别致的旋律。

走在苏州的路上,偶尔也会遇见一间“猫空”咖啡馆。离开苏州的前一天,我走进那家店,选了一张明信片,寄给未来的自己。明信片上,给自己列了几个问题——

“我的梦想是什么/我日后要过怎样的生活/我列的遗愿清单完成了多少”

愿一年后收到这张明信片的自己,能更肯定地给出答案。古老的苏州拥抱了这样渺小如蝉的我,虽不知这答案能否在秋季找到,替我将今夏心上的灰尘掸掉,至少蝉想:只能短暂,所以大嚷。

 

   “你过着自己想要的人生,还是别人期望中的。”

                                         ——《失落的玫瑰》         

结束忙碌的大二生活,机构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本以为自己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谁知道这个假期,许多夜晚,辗转难眠。原来突然停下来,会是那样茫然。趁着八月这正好的阳光,我决定去一次旅行,如《失落的玫瑰》中,狄安娜去找寻心中的玛利亚。所以,苏州,我来了。

【同里·退思园】

旅行第一天,一下飞机,我直奔同里古镇。来苏州,一定要去古镇住上一晚,感受江南水乡独特的魅力。当初选择同里,最主要还是想去退思园“听风,听雨,听斑驳旧墙无奈的叹息,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那一晚月色朦胧,退思园里一片寂静,只有灯笼安静地亮着,蝉孤单地嚷着。能看的地方太少,只能同古人一起感受这园子里几百年不变的静谧。第二天清晨,又去逛了一遍园子,那时我才真正领悟到这座园林的魅力。

园名“退思”取自《左传》的“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园内精巧却让人感到任园主内心的追求。我坐在退思园的门槛上,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闹红一舸”。“闹红一舸”一词总让人想起南宋词人姜夔的《念奴娇·闹红一舸》。如果这闹红一舸的建造想法真的源于姜夔的这首词,那么,闹红的“红”可能指的是荷花。据说,退思园的池塘原植有荷花,而现在池塘也生有睡莲。

“光绪十年(公元1884),内阁学士周德润弹劾任兰生盘踞利津、营私肥己。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正月,解任候处分,旋因查所勋都不实,部议革职位。任兰生落职回乡,花十万两银子建造宅园,取名退思。”

结合退思园中有关于任园主的简介,我猜想任园主是想借此景去警醒自己,盘坐在退思草堂,看着草堂外的“闹红一舸”,荷花与船舫交相辉映,退思补过。

   夏末,听着忽远忽近的蝉声,我闭上眼睛,想着这两年一直努力做长辈要求的我——要认真学习,要进机构锻炼自己,要努力多考证。而当这个假期到来,机构的事忙完,考证的事也告一段落,人竟然茫然不知所措。蝉“只能短暂
所以大嚷”,因自己短暂的生命而认真地活着,而在这些天,我有好多瞬间,竟不知道路该如何走下去。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竟像任园主那般,坐在这退思草堂里反思自己。那个清晨,那内心的迷茫,现在仍历历在目。

【游一座苏州城 做半个苏州人】

游完苏州城,我才对慢生活有了真切的体会。

住在平江古街的民宿,清晨7点,街上还是一片安静,蝉依旧在沉睡。偶尔遇见阿姨在河边听着昆曲洗着衣服。八点半,伴着太阳的升高,这座城市终于热闹起来。马路上,喇叭声此起彼伏,浩浩荡荡一大群电动车从你身边驶过,同马路中间稀疏的小车形成鲜明对比。坐上公交,司机不时会按喇叭催前头的小车,然而小车们总是慢悠悠,依着自己的速度前进着。公交上的喇叭声与苏州话交谈声和播音声交杂着,谱出了别致的旋律。

走在苏州的路上,偶尔也会遇见一间“猫空”咖啡馆。离开苏州的前一天,我走进那家店,选了一张明信片,寄给未来的自己。明信片上,给自己列了几个问题——

“我的梦想是什么/我日后要过怎样的生活/我列的遗愿清单完成了多少”

愿一年后收到这张明信片的自己,能更肯定地给出答案。古老的苏州拥抱了这样渺小如蝉的我,虽不知这答案能否在秋季找到,替我将今夏心上的灰尘掸掉,至少蝉想:只能短暂,所以大嚷。

Copyright © 2018 人文与教育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澜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