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校报-Lmabda工作室

<上一版 下一版>
感悟 但愿余生,你能爱你所爱
文章发表于:2018年06月30日

文:16汉语言文学 梁碧柔

“我们渺小而不自知,无助却有欺想。在人群里随着世事变幻,人生冷暖,无限悲欢。”

——《我们连孤独都不曾拥有》

    电影《后来的我们》有一句台词:“我最大的悲哀就是没有权利悲哀”。七毛也写过:“我们连孤独都不曾拥有”。这些都是超级丧的话。人一丧气起来真是可怕,会觉得自己连渺小都不算,连悲哀的权利都没有,连孤独都不配拥有。可是假如你还活着,还有那么一丁点梦想,就要知道,未来的路还有很长,要悠着走,也要奋力跑。

    “我们连孤独都不曾拥有”这几个方块字三番五次出现在微信读书推荐给我的书单里,我总是不自觉地抵触这行小字。那段时间大概自己也很丧吧,对日常不自信,感觉很多事都遇到了瓶颈,不想再去看这么丧的文字,给自己又多增添几分伤感。

    后来的某一天,我终于点开那个被忽视了很久的紫色封面,发现有两行仿佛即将被“孤独”二字吞噬的小字:“但愿余生,你能爱自己”。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当时的第一感觉,那大概就是“丧燃”了。一天的时间我就把里面二十三个小人物的命运都看了个遍。

    大概是代入感太强了,我把自己走过的日子回忆了一遍,未来三五年甚至十来年的模样也一并想象出来了。如果跟着七毛的笔触走,我就是现实版的大姐、二姐或三姐。

    小时候,身边被重男轻女的气息充斥得乌烟瘴气,经济是拮据的,父母还要拉扯一堆孩子。几乎每个人都会对我们家有那么多个女孩子指指点点,看我的眼神都是充满怜悯的,但这种怜悯有时怀有敌意,仿佛在说我这样的女孩子本不应该出生在这里。

    跟几个亲戚家年龄相仿的孩子在一起时,长辈分小零食总是会以东西不多为理由,让那些东西刚刚好分给几个男孩子,过年收到的利是总有那么几个会比男孩子的少一点。“重男轻女”是我整个童年最讨厌的四个字。

    那时候甚至觉得所有大人都不会喜欢女孩子,只有妈妈是例外,她总是会说:“摆脱闲言碎语的最好方法,就是做好自己。”在大人眼里,我的乖巧和勤奋异于同龄人,其实那只是为了拼命证明自己是有存在的意义的。

    现在我已经逃离了那种生活,有自己的想法,有向往的目标。只是有些记忆会让我偶尔鼻子一酸,但也暗暗庆幸,毕竟这曾是我努力奋斗的理由。

    二三十岁这个张扬又敏感的年纪,每天都有很多丧点,但无非是关乎感情和未来。想与相知相惜之人共度余生,想站得更高看得更远,然而挤着没有充足空气可以呼吸的地铁公交,上班的隔间换了一个又一个,晚上回到刚好放得下所有家当的小租房,卸下精致的妆容倒头就睡,这种陀螺式的生活简直能让人窒息。

    面对这样的生活,可以偶尔慢下脚步来,腾出点时间来丧气,但是千万不要离开。当你觉得命悬一线的时候,要知道其实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脆弱,表面的波澜不惊只是他们在心里筑起了一面坚硬又阴冷的墙,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只要还存在那么一条能借力前进的线,而且还有别人在拼命地抓着它前进,那么你也没有理由放弃。

    连孤独都不曾拥有的人还会怕什么,未来的路还有很长,抓紧能借力的一丝一线,悠着走的同时也要奋力跑。愿你余生能爱自己,同时还有气力去爱所爱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