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校报-Lmabda工作室

<上一版 下一版>
井冈山经验作为高建思想资源如何成为可能
文章发表于:2018年01月16日

佛山岭南文化研究院 巫小黎

井冈山的书写与叙事,1949年以后是绝对的主流话语。当代中国人,熟悉的井冈山与陌生的井冈山并置。熟悉,在故事里,在各种话语、文本中。陌生,是因为历史现场已经烟消云散,留给后人的只是各种各样的文本。解读文本和经由文本建构起来的历史叙述,值得回味和咀嚼。

本人在井冈山的时间仅有5天,这5天里反复寻思井冈山根据地经验的当代价值在哪里,时过境迁之后能给我们什么启示?正在砥砺奋进的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来到绵延五百里的井冈山,是否能在这里找到一些高水平理工科大学建设的灵感?

笔者感慨良多,不能全说,在此大致说两点。首先,谋求共识,是事业取得成功的前提。1927年,红军来到缺衣少吃,野兽出没的山上,基本的生存条件都没有,许多人不能忍受饿冻的折磨,开小差另寻出路的大有人在。毛泽东等富有定见的领导及骨干,循循善诱,启发部分可争取的摇摆分子和中间力量,以积极热情的态度努力谋求共识,凝聚人心,形成合力。尽管队伍死伤严重,出走的人也不少,然而这支队伍不但没有溃散,相反不断壮大、扩张,很多人不远千里追寻毛泽东同志的足迹来到井冈山。加入这支武装部队的不只限于一穷二白的草根,南昌等各大城市的青年、家境富裕的在校学生,甚至是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都有不少人冲破家庭、老师、长辈的强大阻力,来到无限向往的红都,献身自己钟情的事业。一支队伍,一个群体,少了共识,各自打小算盘,要成功实现既定目标,几乎没有可能。志同道合、趣味相投方能修成正果,也就是这个道理。孔圣人说过:“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所谓“道”,当代语境下可以宽泛地理解为“共识”。佛科院要实现高水平理工科大学建设的目标也需要全校上下达成共识,凝神聚力、砥砺奋进。换言之,高水平理工科大学建设不是省政府、市政府或学校领导的目标,而是我们大家的事业,唯有如此,才能众志成城。学校领导反复强调“不辱使命”,我们需要认真地问一问,这是谁的“使命”?假如师生都没有将高水平理工科大学建设当成自己的使命,而视为上级的使命、领导的使命,那就只能说“共识”尚未达成。可能的局面就是“锅里的豆腐各顾各”。所以,毛泽东在井冈山著书立说,写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并努力践行之,不可谓不智慧,对于我们学校目前建设高水平理工科大学,无疑富有启发性,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团队建设的思想资源。

其次,当年来到井冈山的仁人志士,大多具有共同的特点,即心中有目标,精神有支柱,思想有定见。因此,物质生活的艰苦,经济封锁的困窘,狰狞死神的威胁,都不能成为红军改变初衷的理由。有信仰的人,没有什么困难能够成为阻力和障碍,信仰面前退缩和困守是不可想象的,一如信徒。使命在身,唯有一往无前,身家与性命可以不保,信仰没有理由可以抛弃。这样的人是幸福的、充实的。记得燕京大学的校训是“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物欲横流的当下,重提古训,未必没有现实意义。正在加快高水平理工科大学建设的佛科院,是否也需要有那么一点精神呢?答案自然是肯定的。现在,我们最缺的恐怕就是井冈山时期的信念与理想吧。

红都井冈山,已是重要的旅游资源,经过设计、改造,业已开发成名副其实的文化产业,且是当地一个重要的经济增长点。前人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经验,如何成为高水平理工科大学建设的思想资源,值得反复思考。而我,在这里感悟到的就是,活在信念中的人,任何苦难都能被转化为朝着目标进发的动力。当下的佛科院,面临裂变与重生,困难不言而明。建构我们的大学理想,并坚守信念,无坚不摧才成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