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校报-Lmabda工作室

<上一版 下一版>
满月的颜色
文章发表于:2017年11月03日

是怎样的颜色,当你想起那一轮满月?

中秋佳节,一个人立于仙溪湖旁,大风吹过,深色天空,暗淡的夜与黯淡的心情,随着点点滴滴的雨滑落。所谓的中秋团聚,从围着一张圆桌吃饭变成了围着一轮圆月想家。一分一分距离的增加,提醒着自己走好脚下的每一步,不辜负在家盼着儿女平安健康的亲人。

古时的月总是依山傍水,有悠扬的笛声,也有清脆的虫鸣。那样的月是淡蓝色的,是所有的忧情愁绪,饱蘸墨汁,对夜空的耳语。皎皎明月用平静温柔的眼神望向你,给你一池碧水的温柔。

满月曾在家乡。儿时一个人坐在老槐树下,双手撑在石板上,摇晃着双腿,咿咿呀呀地哼着小调。月光把家的轮廓描绘得分外清晰,大人们就在院子里乘凉,也许没有月饼,但有整夜都讲不完的故事。围着圆桌,围着满月,有萤火虫点点的幽光在月光下闪,也有夏蝉在余热未散的夜里慵懒地唱。满山坡摇晃的沙沙声是狗尾巴草轻挠月光的欢笑声。

满月又是在异乡。装作成熟的口吻,迎接着新的,欢送着旧的。我们被白日里的喧嚣包裹起来,又在不夜城的色彩斑斓里静默;在一片灯火阑珊里想起小巷里的昏黄灯光,想起了家乡月光,想起了被月光照亮的河水。

我坐在中秋的月下,寂静而又喧闹。中秋是没有变的,变的是陪在身边的人,守在身边的城;是一场雨,落在家乡也落在异乡;是一阵风,能带来家的味道也能带走家的温度。你抓不住这月光,她是儿时熟睡时母亲轻柔的抚摸,隔着一个梦,梦里藏着朦胧圆月,微风吹来阵阵香甜,是母亲路过花田带来的味道,恰如今夜悄然绽放的野花,在清幽的山谷里散开自己的温度。

文:17社会工作  陈逍

本版学生编辑:神安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