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校报-Lmabda工作室

<上一版 下一版>
中秋忆画
文章发表于:2017年11月03日

记忆中的中秋,总有这样的画面:六个大人围坐在小屋旁边,桌上总有吃不完的月饼和瓜子。前方不远处有一辆自行车和一辆电瓶车。自行车是一辆蓝色底纹、车头锈迹斑斑的老式车,后座还夹着白色编织袋,轮子反光镜高高翘起。电瓶车白底,外壳有些泥水蒸干后的痕迹,车轮已被磨平,也泛着泥黄。青石地上隔几处便有几株浅绿色的苔藓,滑滑的,却又顽强地扒着地生长。那些头上顶着烟灰的青苔上便是大人们的桌椅。

小屋其实也不算屋,它是人们堆砌杂物的房间。铁皮屋上是绿色的顶,从顶的边缘伸出一截银铁皮来遮阴,铁皮下印着一幅去年的对联。对联有些褪色,但依稀可以认识上面的字:高居宝地财兴旺,福照家门富生辉。屋里简单地贴了几片瓷砖就堆满了杂物。

屋正前方有一个红漆染成的祭拜老祖宗的红色铁架,铁架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鼎,满是灰尘的鼎里插了几根烟和红烛。不断冒起的烟气和火光便在黑暗中随风摇曳,直到最后一缕冉冉升空。

屋后有一棵古树,用爷爷的话说,“那是老祖宗种下的”。大树连枝叶足有40米,直逼屋子。树下,左边是已经坍塌的房子,依稀可见当初的模型,只是横梁已塌,再也没有多年前的风光。右边是院子的石门,高高的直抵树叶。石门上的灯笼在黑夜中随月光摆动,偶尔拍打在树叶上,“唰唰”发出暗红色的灯光。

周围在月亮和灯笼的照耀下并不会太黑。远方灰色的天透过古树与老屋还能清楚地看见。月光与灯笼的红光相映成趣,伴随饭后清凉的微风仿佛月光吹在脸上,让人慵懒得理所当然。

那些蓝色塑料桌椅上的大人们,此刻便是最亲近自然的时刻:繁星点缀着的天空依稀可见蓝色,而天空上的月亮正发出醉人的月光;亲人们围坐在树前,互相有心无心地听着别人诉说境遇;飞蛾着魔般扑向黄色灯泡;家猫永远慵懒地趴在脚边,一摸便发出咕咕的声音;古树上残存的秋蝉不断嘶鸣……

风声,人声,蝉声,咕咕声,唰唰声……有大有小,有远有近。这一切,都在月光下发生得轰轰烈烈,却又平淡无奇。这画面的美,像相机般定格,留在有幸经历过它的人心中。这一切的回忆随着背包和旅行箱一同送到了远方。

不知铁皮小屋还能存在多久;不知破旧的自行车、电瓶车又掉了几块漆;不知顽强的苔藓又蔓延了多少;不知蓝色的桌椅上是否还有6位亲人;不知那鼎是否还落满烟尘;不知那树又长高几何。还有那风和灯笼,猫和人,飞蛾和灯泡,秋蝉和古树……这一切简单却又充满期待。

 

文:17食品与安全 董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