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校报-Lmabda工作室

<上一版 下一版>
不设限的人生,才能玩出无限可能 ——记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教授安林
文章发表于:2017年11月03日

青光眼是我国国民主要的致盲疾病之一,它引起的视功能损害是不可逆的,后果极为严重。因此,青光眼的预防、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是从根本上减少发病率的重要措施,但目前导致神经节细胞受损的发病机理仍然存在争议。我校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教授安林博士申报的《基于光学相干层析技术的人体视盘血管和视盘脉搏运动成像的青光眼病理模型研究》,旨在通过相关研究理清青光眼的发病机制,获得了2017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立项。这一项目对于准确高效地治疗青光眼具有重大意义%e5%ae%89%e6%9e%972

挑战困难是工作的一部分

鲁迅先生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也许跟随前人的脚步并不见得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而在未知的领域走出一条路,才更需要勇气和能力。安林教授就是后者。

在高速光学相干层析技术的基础上研究青光眼的发病机制,这一项目几乎没有任何前人可供借鉴的数据。病理机制涉及医学知识,这对身为工程师的安教授来说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做科研工作,没有困难是不正常的。挑战困难,这就是工作的一部分,是我们应该做的。”安教授说。在这位“身经百战”的教授眼里,困难是伴随科研工作一直存在的“老友”,困难本身并不可怕,思考如何解决困难,远远比怨天尤人的负面情绪发泄来得更有意义。尽管没有经验,没有借鉴,安林教授还是和他的团队一起不断探索,在医学这一陌生的领域不厌其烦地向医务人员请教有关人体机制的问题,为的就是克服困难、解决问题,实现零的突破。

拒绝“神化”科学

在很多人眼中,科研是严肃、神秘且遥远的,这使得一些人对科研工作望而生畏。安林教授则反对这种看法。他认为,科学是具体的、客观的,不需要“神化”科学。只有打破了距离感,才能揭开它的神秘面纱,从而去靠近它,了解它,而不应该让好奇心在人为制造的距离上止步不前。

安教授平时也会注重消除与学生之间的距离感。他认为,要让学生贴近科学,爱上科学,首先就得把科研工作者的身份从“神坛”上拉下来,把教师的身份从讲台上拉下来。比起高高在上的科研导师,他更愿意当学生的益友,在科研的道路上共同进步。

玩出成绩,玩出高度

科研寡淡乏味,这是一般人的看法,因此科研工作者似乎都应该清心寡欲,与寂寞为伍。安教授对此表示质疑,在他的科研之路上,处处都有新发现、新成就的欢愉。“我的兴趣就在这里。”安教授说。对科研工作的热爱,让他的前行脚步愈发坚定有力。

安教授十分重视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他认为固步自封、自我限制,这不应该是年轻人应有的姿态。“人生的无限可能,需要靠自己来挖掘。”这是安教授在采访中一直跟我们强调的话,他本人也是这一理念的践行者。作为一名理工科教授,安教授会经常阅读人文类的书籍,工作上的需要又让他深入了解医学方面的知识。他主张人要不断涉足不同领域,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而要想在一个领域有所成就,兴趣无疑就是最好的引路人。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工作能被轻松化,枯燥无聊的工作变成了一件可以“玩”的乐事。这里的“玩”,其实另有一层深意——为热爱的事物努力探索,“玩”出成绩,“玩”出高度。有了这样的玩法,才能“玩”成一个领域的专家。

自由是创造的沃土

长期居于国外的经历,让安教授对国外大学生的学习情况有一定的了解。外国大学生更加注重实践性和自主性,而国内授课期间,他能明显地感受到中国学生更偏向于钻研课本中的理论知识。“理论课程太多了,这在很大程度上剥夺了他们在具体实践上探索的时间。”

在安教授的教学理念中,“教”与“授”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教”是“授人以鱼”,把知识传递给学生,学生接受理解即可;“授”即“授人以渔”,为学生传授学习的方法,让学生在正确的方法指导上自主探索,培养自主思考的能力。安教授认为,教师的工作是指导、答疑,教师的重心在“授”而不在“教”。学生进入大学后,往往难以摆脱中学时期的学习模式。大学教师最应该做的,就是将学生从以往的学习惯性中拉出来,引导他们走向自主性、创造性的学习形式。在安教授的课堂上,他更喜欢鼓励学生发表自己的见解并提出问题。他说,老师不是知识的搬运工,而应该是学生自主学习道路上的指导者。

在安教授眼里,科研工作与教学事业是不可分裂的,做好科研,才能在教学上给学生更多的指导。这位理工科教授身上,让我们感受到了另一番“来吾道夫先路”的文人风范。

本报记者:陈晓妍、谢丽珊